因疫情停摆的百年足球圣地:门可罗雀似「鬼城」

因疫情停摆的百年足球圣地:门可罗雀似「鬼城」

  当疫情来临,受到影响的绝不仅仅是无球可看的球迷而已,整个足球世界与周边产业,都在因停赛所造成的经济损失,陷入了苦苦挣扎。

  以下这组人物群像,就来自于著名足球城——苏格兰格拉斯哥的真实写照。一周之前,因疫情防控需求,既定的流浪者vs凯尔特人的老字号德比被迫取消。这座百年足球圣地也顿时变得门可罗雀,活似一座「鬼城」。

  翻译、编辑 / 殷豪男

  因编辑表述需要,对原文做出了部分删改与次序调整

  原文刊登于dailyrecord.co.uk

  作者 / Gabriel McKay、Jonathan McFarlane

  正文:

  当你闭上双眼,想象着一场流浪者vs凯尔特人——被称为「Old Firm」的苏超老字号德比,你一定可以听到在狂风中,一群死忠球迷们兴奋至颤抖的狂吼声;努力用鼻子嗅一嗅,说不定还能闻到炸洋葱圈混合着香烟飘浮的刺鼻香味;再试着眯着双眼瞄向远方,在那看台上被整齐如一的黄衣安保所分割的,则是由蓝衣流浪者球迷与绿衣凯尔特人球迷所组成的「海洋」。

因疫情停摆的百年足球圣地:门可罗雀似「鬼城」

因疫情停摆的百年足球圣地:门可罗雀似「鬼城」

  往日「Old Firm」的激烈场面。蓝衣为流浪者,绿衣为凯尔特人。

  但是此刻,当你把眼睛睁开,现实就像暴露在阳光中的电影胶片一样,一切被「燃烧」殆尽。在3月15日——这个原本是流浪者主场迎战凯尔特人的重要「德比日」,比赛却在开踢48小时之前因疫情防控而叫停了。

  在目所能及的范围内,两名不甘心的球迷站在大门外,仿佛仍在等待着这场比赛的开始。一切的一切,像极了一场「幽灵比赛」。人们在流浪者大本营埃布罗克斯球场(Ibrox Stadium)旁听到的,只有风声徐徐。

  当整个苏格兰足球将因疫情无限期停摆时,绝大多数球迷们为这些心心念念的比赛暂停而惆怅。通常情况下,像是流浪者vs凯尔特人这样的重磅赛事,街道上总会人山人海,装备整齐的警察们则是严阵以待。但今天,同样是两者对垒的「德比日」,一切类似的担心却都不必存在。

  没有啤酒,没有周日夹杂在报纸杂志里的优惠券,没有赛后享用的热乎乎外卖……相反,不可避免伴随停赛而来的,是关乎体育诚信、财务、合同等等的诸多问题,没人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。

  雷-辛格,一名零售店的小老板,站在空无一人的商店里,为旁边垒成小山堆的滞留货箱发愁。这些货箱里装着的,都是一瓶瓶Buckfast汤力酒。

因疫情停摆的百年足球圣地:门可罗雀似「鬼城」

因疫情停摆的百年足球圣地:门可罗雀似「鬼城」

  注:Buckfast汤力酒,英文Buckfast Tonic Wine,是一种带气葡萄酒。酒精度虽然只有15%,但是后劲颇足,一度成为「暴力和犯罪」的代名词,苏格兰前首相Jack McConnell曾把该酒称为「反社会人的骄傲」。

  「看到了吗?这些都是卖不出去的汤力酒。下周就要付房租了,租金可不便宜,我时不常还要从存款里自掏腰包补房租。但现在我们也不知道什么时候,情况才能恢复正常。」

  「我们非常依赖足球。」雷-辛格接着说,「店里几乎有百分之九十的销售额,都是由足球所带来的。包括酒吧、外卖店、炸鱼薯条店……但这一周来所发生的各种事情,对我们来说实在是太难了。」

  「哪怕只有周日能踢比赛也好,我们多少还能赚一点用来付房租,但所有比赛都被砍掉了。当周五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我的内心真的是崩溃的。」

  在埃布罗克斯球场外面,有辆黑色出租车正载着一群来自德国的球迷抵达目的地。大家虽然比赛看不成了,但能在这座著名球场外与流浪者名宿John Greig的雕像合张影,也算是不虚此行。通常情况下,作为出租车司机的Billy都要经历一个忙碌的周末,驱车载客,频繁穿梭于酒店、餐厅与酒吧之间。但今天的他,甚至可以在离开球场前,在球场东侧柯普兰站台的阴凉下享受一会儿闲暇时光。

  尽管足球停赛同样对他的生意造成了不小影响,可他还是对该决定表示了支持。「我甚至认为我们做出这个决定有点晚了。」Billy说。

因疫情停摆的百年足球圣地:门可罗雀似「鬼城」

  埃布罗克斯球场大门外

  但在这个被取消的德比日里,对一些甚至可能会是Billy潜在乘客的人来说,情况就截然不同了。

上一篇:观看量超千万、讲解员成网红 博物馆直播为啥这么火 下一篇:上海老字号线上迎春天 一场直播仅10秒售罄13万盒青团
刘伯温精选六资料大全